极速赛车必中规律:社会 2019-08-15 01:37 的文章

浅谈红楼:从社会学角度分析晴雯的悲剧命运为

  

浅谈红楼:从社会学角度分析晴雯的悲剧命运为何无法避免

  随后,晴雯跟宝玉大吵一架,直到宝玉主动“撕扇子”讨晴雯开心,这才将两人之间的矛盾解开。由此我们可以看出,晴雯“平等”的思想跟宝玉的溺爱是有直接关系的,如果当初晴雯没被送给宝玉,而是继续伏侍贾母,或者伺候王夫人等人,那么晴雯的“平等观”必定会被扼杀在摇篮里,因为这些封建大家长是不会让晴雯动任何关于“平等”的念头。 晴雯追求平等的心理,是基于在怡红院中“吃穿用度和主子一样”的前提,人只有在满足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后才会开始追求“人人平等”这种精神需求。 心思单纯的晴雯至死也不明白自己被赶的真正原因,也没有反思自己在人情世故中有哪些做得不对的地方,堪称是《红楼梦》一书中缺乏社会交际能力的典型反面案例! 第五十二回,晴雯生病,恰好无人在房中,晴雯便大骂:“哪里钻沙去了!瞅我病了,都大胆走了,明儿我好了,一个个的才揭你们的皮”,对同为丫鬟的姐妹们也是极尽严苛,丧失人心成为必然。 麝月便劝晴雯:“你今天也别装小姐了,我劝你也动一动儿”,可晴雯始终没有起身干活,还声称:“等你们都去尽了,我再动不迟,有你们一日,我且受用一日。”倒是宝玉自己起身出去,放下镜套。 晴雯跟袭人不同,袭人在满足基本生存需求之后,心中所思的是自己的前途,如何一步一步达到自己事业的巅峰,这一点在跟宝玉发生夫妻之实,并制定下“宝二姨娘”的奋斗目标之后,变得格外明显,为此袭人甚至不惜向王夫人“告密”,以此为自己的“姨娘事业”打下坚实的基础,她的月钱也从普通大丫鬟的一两变成了姨娘待遇的二两,袭人的目标感一直很强! 平等永远是相对的,而不是绝对的,晴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对谁都任意展露自己高傲的姿态,在贾府中得罪了一票人,成为大观园内的众矢之的,第七十七回,病重的晴雯被赶出怡红院的时候,园中的婆子们拍手庆祝:“阿弥陀佛!今天老天睁了眼睛了。把这一个祸害妖精退送了,大家清静些。” 书中此类情节不是少数,第五十二回,平儿竭力想捂住坠儿偷虾须镯的事情,晴雯却擅自做主撵走了坠儿,她根本没有意识到如此大张旗鼓地赶人或许会连累多少人?还言辞辱骂,得罪了坠儿她娘; 在晴雯的认知中,事情只有对错之分,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人情世故,李嬷嬷拿了她的豆腐皮包子就是不对,所以她就要告状。易位而处,如果是袭人,必定会声称包子是自己吃了,将事情圆过去,即便自己受点小委屈,也不会将事情闹大。 第三十一回“撕扇子作千金一笑”中,晴雯不小心摔坏了扇骨,正赶上宝玉心情不好,便对晴雯发火:“蠢材,53岁郭富城现身网红直播间美颜下成锥子脸网友:,蠢材!将来怎么样?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,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?”正常的奴才听见主子这么批评自己,必定是闭嘴静静听着,可是崇尚“人人平等”的晴雯可不会惯着宝玉,立刻就冷笑着还嘴:“二爷近来气大的很,动不动就给脸子瞧!” 最终,在王善保家的竭力推荐下,晴雯上了王夫人的“黑名单”,被赶出怡红院,落了个香消玉殒的结局。 光是对贾宝玉的乳母李嬷嬷,晴雯在言语中就得罪了两次。《红楼梦》第八回,宝玉让宁府送来一碟豆腐皮的包子,本是给晴雯留的,没想到被李嬷嬷拿走,宝玉一回来晴雯就开始告状,恰好宝玉当天心情不好,就声称要回贾母,将李嬷嬷撵出去,若不是袭人在场,在旁劝阻,事情必然闹大。 结语:晴雯形象的单纯天真,渴求平等固然体现了《红楼梦》小说的进步性,但她缺乏最基本的社会属性,导致身在贾府的她与众人相比显得格格不入,而站在现代人的视角,我们更应该吸取晴雯的教训,身在社会就应该充分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积极融入社会,往小了说,要有团队意识,往大了说,要有民族意识,这样才能在现代社会中游刃有余,不至于像晴雯那般成为“孤立”的个体! 晴雯的叛逆是跟她的“社会性”缺乏有直接关系的,就好像《麦田里的守望者》中的霍尔顿一般,看什么都不顺眼,看谁身上都有毛病,始终无法跟世界融为一体,只能在这种矛盾中反复煎熬,要么适应社会,要么只能被社会淘汰,就像晴雯最终只能被赶出怡红院一样。 也就是说,晴雯至死也不明白自己被赶出怡红院的内因,只看到了表面现象,觉得自己是因为长得太好看遭人妒忌,却连自己早已是大观园中大部分人的“眼中钉”的事实都没有看到。 晴雯心理的另一特点就是对平等地位的执著追求,这跟明清时期小说创作的大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,这在一时期,世俗生活的小说题材普遍出现,与此同时,对人性的研究也开始进入小说家们的视野,晴雯人性中的渴望平等,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产生的。 从这处细节我们可以看出,晴雯虽然是个丫鬟,但她始终在心态上以“小姐”自居,伺候宝玉原本就是她的本分,可她却将自己与麝月等人区别开来,她并不认同自己是丫鬟中的一份子,在心理上自绝丫鬟群体,导致她无法以平等的心态与袭人、麝月等人交际,将自己孤立成“既非丫鬟,也非小姐”的尴尬境地。 《红楼梦》中的晴雯是一个极度追求“本我”的人,任何事情她都先从自身的喜好出发,而不是站在集体利益或者社会利益上考虑问题,这就导致她与社会严重脱节,这里的“社会”指的不仅仅是怡红院,更是整个贾府。 第七十三回,晴雯为了帮助宝玉逃课,故意让宝玉装病,说有人跳墙宝玉被吓着了,引发大观园轰轰烈烈的抄检活动,坑了巡夜人员; 因为晴雯缺乏“社会性”,她的所作所为,外人看起来便会觉得格格不入,最直接的一个现象就是晴雯喜欢“怼人”,或者可以说是叛逆性,晴雯对大观园中所有丫鬟们的谄媚、讨好,甚至是努力工作的行为统统感到不耻,这也让她沦为众矢之的。 我们肯定晴雯追求平等的同时,也要清醒地看到,晴雯的这种平等观是很不成熟的,一方面贾府中阶级分明,奴才是奴才,主子是主子,大环境是不允许晴雯有“平等”的念头;此外,晴雯心中的平等只限于对自己,而对同是奴才阶层的袭人、麝月、秋纹、小红等人,她表现出不屑为之为伍的高傲,她并没有主动意识到自己思想的升华,完全只是凭借主观感觉行动。 而在第十九回,宝玉带着侍从茗烟偷偷去袭人家做客,晴雯等丫鬟在房中随意玩闹,磕了一地的瓜子皮,李嬷嬷来了后不免就骂了几句,一个丫鬟立刻回骂:“好个讨厌的老货!”脂砚斋评语:这等话声口,必定晴雯无疑! 晴雯属于典型的情商低,她的诸多作为,在她自己看来,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甚至你让晴雯自己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可能都说不出来,因为她做事根本不过大脑审核,只凭自己一时的心情,可就是在她自己的不在意中,她已经将大观园中的丫鬟、婆子们得罪遍了,晴雯被赶,只需要一个契机。 可是晴雯就单纯许多,她并没有事业上的野心,在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之后,她转而追求的是人格地位上的平等,不得不说,晴雯的这种精神追求比袭人的事业追求更具有时代进步性。 在晴雯身上,我们看不出任何“奴性”,她的话句句透露出对“平等观”的认同,在她眼中,袭人和她是平等的,所以不需要袭人回来,她自己就可以做主将坠儿撵出去。不仅是对下人,晴雯对主子宝玉也是如此。 晴雯是《红楼梦》中曹雪芹着笔甚多的一个女性角色,作为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的首位女子,她的天真率直、美丽泼辣,同时又兼具叛逆的性格,具有很强烈的时代超越性,但也正是因此,她不被封建社会所接纳,最终只能落得一个“寿夭多因诽谤生”的结局。我们今天就站在社会学的角度,来分析下晴雯的悲剧命运为何无法避免? 通过书中的一处情节可以佐证这一点,在第五十一回,袭人因为母亲去世,所以请假回家,因此伺候宝玉的事情,便落在了晴雯和麝月的头上,麝月恪尽职守,入夜卸完残妆便开始铺床,唯独晴雯坐在薰栊上围坐。 晴雯被赶出怡红院后,死在了姑舅哥哥的破屋子里,最后一次见宝玉时,她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怨愤:“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,并没有私情蜜意勾引你怎样,如何一口咬定我是个狐狸精?我太不服?” 林红玉只不过替王熙凤办了件差事,晴雯便在旁边讽刺:“怪道呢,原来是爬上高枝儿去了,连我们也不放在眼里”;第三十七回秋纹得到王夫人赏赐的衣服和老太太给的奖赏,正高兴呢,晴雯在旁边说道:“呸!没见过世面的小蹄子”;甚至对宝玉和袭人,她都直言嘲讽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得那些事儿”。 一个人一旦脱离了自己的社会属性,便会陷入认不清自己定位的泥沼之中,晴雯正是如此;而反观袭人,她一直坚守自己做奴才的本分,对宝玉的一切都悉心照顾,与贾宝玉发生“云雨关系”之后,立刻站在丫鬟的角度替自己想好了未来的发展出路——宝二姨娘。 在书中第五十二回中,因为坠儿偷平儿的虾须镯,被晴雯得知,她爆碳般的脾气登时发作,随手拿起枕边的一丈青就往坠儿的手上乱戳,并将宋嬷嬷叫来,要将坠儿赶出怡红院。宋嬷嬷便要求等花袭人回来再说,晴雯直接反击:“什么花姑娘、草姑娘,我们自然有道理。你只依我的话,快叫她家的人来,领她出去。”